陳S ir揚言(第1480期)
  什麼是最大的阻力呢?我的推測會是壟斷和權力尋租。
  對於市場而言,廣州這個重大舉措毫無疑問是一次行業大洗牌。
  剛剛過去的一周,城中媒體集中火力報道廣州試點賣“雪雞”———“雪雞”是廣州人對冰鮮雞凍雞的統一稱呼,意思是“雪藏的雞”。媒體的報道說,為了加強對活禽的檢驗檢疫,確保市民飲食的健康安全,5月1日起,廣州冰鮮雞的試點將在包括番禺區大學城片區、天河區珠江新城片區、荔灣區(除芳村外)以及越秀區進行。日前,廣州市政府常務會議已審議並原則通過了《關於在部分區域先行開展家禽“集中屠宰、冷鏈配送、生鮮上市”試點工作的通告(稿)》。對於無雞不成宴的廣州人來說,不吃活雞吃雪雞真的是一件大事。雖然表態站隊很老土我都要表個態站個隊先——— 堅決支持。
  我支持的理由很簡單,就是一切為了健康。廣州是一個人口規模超大、居民密集的超級大城市,大吉利是講句,萬一來個禽流感就真是什麼口感都補唔翻啦。而控制禽流感目前最有效的辦法就這麼一個———不賣活雞賣雪雞。阿超著褲———谷住來。別無選擇。
  看城中媒體報道,很多記者都拿“老廣”的口感說事。我也搭單八一八。首先廣州現在1600萬人口,有幾多人會真正食得出新鮮活雞和雪雞的區別呢?我相信吃不出這個區別的人更多。其次,口感呢家嘢同烹飪方式有關。做只白切雞吃,鮮雞和雪雞當然是打邊爐同打屎窟,天淵之別啦,但是做辣子雞,鮮雞雪雞都是雞,毫無區別。所以不要把口感當作試行家禽“集中屠宰、冷鏈配送、生鮮上市”的阻力。吃不慣雪雞的人只占少數,以廣州人靈活應變的習慣,殺到埋身先算。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。廣州吃不到鮮雞就去南海佛山清遠吃,天下之大,吃只活雞還不至於那麼難。
  況且,口感之感只是相對而言。比如海魚,廣州人夠鐘情啦。生猛海鮮四個字就是從廣州出發征服大江南北的。冰鮮海魚大家一樣吃得那麼歡。冰雪海魚可以吃冰鮮雞也沒有什麼吃不得的。所以各位推行試點的官員大可以把心放進自己的大肚子。
  那麼什麼是最大的阻力呢?我的推測會是壟斷和權力尋租。對於市場而言,廣州這個重大舉措毫無疑問是一次行業大洗牌。各級紀檢會監察局檢察院一定要提前介入,如果發現有貪官借新政推行尋租斂財,一定要把他們雪藏起來,讓貪官先變成“雪官”。各位想借這次新政的推行,壟斷市場的商人也要小心,不要害了做官的朋友,更不要害了自己———切記受賄是罪行賄也是罪。用自己的錢把自己送進監獄是世界上最不划算的一筆生意。
  剩下的問題不是沒有而是十分瑣碎。原來做活雞生意的有牌商販怎麼辦?新政無疑會給他們帶來生意上的損失。總不能讓他們棄檔而逃,淪為沿街叫賣活雞的走鬼吧。該補償的補償該安置的安置,千萬不要惹出大事來。
  哦,還有一個天大的問題就是“雪雞”的質量。這是一個令人提心吊膽的問題。一隻活雞生勾勾,雞冠有沒有發黑,雞嘴有沒有流口水,是不是“舂昏雞”一目瞭然,比看圖識字還簡單。都變成“雪雞”了,質量好不好肉眼真的好難分辨,以現在市場食品質量監管漏洞百出的現狀推論之,要讓市民放心的確不容易。寫到這裡才知道,原來不賣鮮雞賣雪雞,真的不是一紙公文咁簡單。
  □陳揚
  茶煲家系列漫畫 口老唐  (原標題:雪雞來了)
創作者介紹

襯衫

hu27hurgn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