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衛視4月播出的新聞大片《絕對忠誠》,採編人員用自然生動的鏡頭,真實可信的場景、數據材料,精湛凝煉的電視語言,表現了11個科學家的英雄事跡,讓人震撼不已。真的英雄所散髮出的魅力將日月亘古,催人奮進。
  這是一個呼喚正義、呼喚英雄、需要崇尚英雄的時代。
  但是,在假冒偽劣產品充斥市場的今天,假鈔假票、假乳假鼻、假煙假酒、假奶假粉、假證假章、假文憑假人才……使得英雄這些曾經無比高大的詞彙為之蒙羞,英雄模範的真實度也打了折扣。君不見,少數單位評先進是排排坐,吃果果;評勞模是憑關係,開後門;年末總結表彰,實為發錢發物的巧立名目,你好我好大家好。少數最多算“先進個人”的冷不丁升級為“勞動模範”,甚至變成了英雄。
 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,我在廣東珠三角辦報紙,就碰到過一個這樣的“大英雄”。
  某市政府大樓每天都是武警戰士兩人一崗,輪流站崗把守。這天晚上,月黑風高,一個小偷潛入大樓,行竊落空後從一間辦公室跳窗而下,被一名執勤戰士發現,戰士喝令其停下。偷雞不成難道還蝕把米?小偷一愣,見是身高一米六左右的小個子,氣不打一處來,走過來便是一個掃膛腿,戰士遠非對手,只好抱住其腿。一個回合還沒完,戰士便暈過去,前後分把鐘。待上廁所的另一戰士返回時,小偷已跑。
  誰知這麼一個簡單的經過卻發了大“酵”。事發後,反應最快的是其頂頭上司:何不藉此宣傳樹立一個英雄,一則可體現我們帶兵有方,二則也讓群眾學習見義勇為精神。
  醫院里,領導探望戰士,問:你為什麼要拖住小偷之腿?答:我個子小,打不過他,只好拖住他,等分把鐘,我那個戰友上廁所回來,他高大有力,能搞掂。問:當時碰到小偷,你是如何想的?答:他一個人,我兩個人,搞不過他一怕出醜,二怕挨處分。
  這些話當然不是英雄的話。領導久經沙場,知道怎麼教小伢子講話:我一發現犯罪分子,馬上警覺起來。我想,他剛從政府領導辦公室跳下來,肯定拿走不少國家機密。如不及時奪回,將會給國家造成多大的損失。如果是間諜,抓住一個就可能供出很多線索,國安機關能破獲大案要案。養兵千日,用兵一時,武警戰士為國爭光的時刻到啦,做和平時期董存瑞、邱少雲的時刻到啦,想著想著,我全然不顧自己個子小膽子小,一不怕苦、二不怕死的精神促使我鼓起勇氣,孤膽鬥歹徒。打了幾個回合,我把他打怕了,我自己也累了。冷不防,犯罪分子奮起猛擊我的頭,不管怎麼痛苦,我就是不放手,雙方僵持搏鬥了好幾分鐘,一直等到上廁所拉肚子的戰友趕來。
  英雄還需平時表現作立體式鋪墊,可是一調查,知道這個戰士在家不務正業,不讀書,不學手藝,不做事,還很淘氣。其父奈何不了他,只好開後門送他當兵,想讓部隊管管他。他個子小,文化低,黑不溜秋,訓練不刻苦,軍事素質又跟不上,領導拿他頭痛。非常普通的一個士兵,非常平凡的份內之事,頂多評個年度先進個人或優秀士兵,無論如何都跟英雄挨不上邊呀。
  可是,人的運氣來了,山都擋不住。緊接著是國省各大媒體記者,雲集該市,制定方案,研究措施,進行全方位立體式採訪報道,掘地三尺,挖掘小個子戰士的英雄言行、英雄事跡、英雄業績、英雄精神……這些好說,有關組織有關領導都做了“周密部署和安排”。一時間,各大中小報紙、電視臺、廣播電臺連篇累牘重點報道該“英雄故事”。
  緊接著,“英雄”出院,立大功,授大獎,光環一個套一個,獎章一枚箍一枚。緊接著,組織開展巡迴報告,該“英雄”親自登臺大談“英雄故事”,仿佛董存瑞、黃繼光、邱少雲、雷鋒再世。當然這些報道是記者們經過“深入”採訪後的妙筆生花,其演講報告詞也是諸多秀才的“皓首窮經”。
  當時,作為地方機關報負責新聞版面的小記者,我也受遣參加了報道。可是我的消息較靈,馬上知道些真相。有次,我私下跟大“英雄”聊天,他說:服從是軍人的天職,領導要我當英雄,我不當也不行呀!我向報社領導彙報說,央省媒體陣容大、力量強、影響廣,地方小報轉載他們的報道就行了。但我拗不過,不得不人云亦云了兩篇報道,任務完成很不出色,辜負了領導期望。不久,我離開了該報。
  謊言重覆一千遍也會變成“真理”,但“真理”與“英雄”好景不長。他畢竟沒有讓大家感動,因為他首先沒有感動自己。20年過去了,現在,不管你怎麼“百度”都找不到“英雄”的影子。
  英雄固然不是高大全的神像,他有血有肉,吃的是五穀雜糧,食的是人間煙火。是否英雄,就看這個煙火能否熏烤傳統落後的腐朽勢力,能否在煙霧中重塑一個沒有功利、出塵脫俗的形象,能否讓群眾心悅誠服,能否推動社會和歷史前進。
  王立國,湖南高速一個路政隊員,除了身高1.98米,能打手好籃球,他什麼都不是。但他在2011年初的臨長高速,大雪壓境,道路冰凍、車輛打滑迎面撞來的生死一瞬間,以威武健碩之臂,推開同事,把生命送給別人,把危險和死亡留給自己。他平時以老實厚道著稱,以熱情、責任、擔當為人處世,對同事、對親人、對球友、對所有的人,都是一團火。
  在採訪整理他的生平事跡時,王立國確實推開了同事,這個關鍵之舉在臨長高速得到應證。接著,我帶著幾個同事北上南下,在其老家吉林省丹東,在其工作過的內蒙古包頭一個廠礦和省路橋公司,大家說不出其出類拔萃的事跡,一味數說其為人處事的誠厚朴實,大多是雞毛蒜皮的點滴故事。
  可就是這點點滴滴、雞毛蒜皮,歷經長年累月,堆塑成一個血肉豐滿的英雄,使其在抗冰保暢關鍵時刻,臨死赴難,壯烈犧牲。當年5月,我又參與了王立國英雄事跡巡迴報告組織工作。王立國的夫人、同事、球友的報告,在十四個地州市,在全省交通系統引起強烈的反響,報告會場場爆滿,場場掌聲雷動,場場哭泣一片。有個老交通緊緊握住王立國夫人的手說:“我已經30多年沒被感動過了,是王立國讓我流了淚,他真厲害啊!”
  近年來,湖南高速能戰勝自然的和人為的各種困難險阻,亂中求穩,險中取勝,火中取炭,難中有成。面對資金鏈的數度斷鏈,面對複雜的地質情況和較高的橋隧比,湖南高速人竟能創造奇跡:連續三年建成通車2700公里,高速總通車裡程進入5000公里俱樂部,由3年前全國排名17位躍升第4位。竊以為,一個重要原因是,全體幹部職工認真踏實地學習身邊的英雄王立國,臨危不懼,勇往直前,勇於擔當,在點滴工作中抓質量,求安全,點滴積累,積小勝為大勝。從某種意義上說,是王立國精神成就了湖南高速。
  與此同時,我也明白一個道理:沒有真材實料畢竟吹不出“英雄”。
  文/呂高安  (原標題:英雄不是“吹”出來的)
創作者介紹

襯衫

hu27hurgn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